Pokerking

Banner图片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首页动态 >

夜宵摊、早餐摊、地摊到底有多赚钱?

作者:Pokerking 2020-04-08 23:58 浏览次数:

  经常听到很多职场人士转行去卖水果、烧烤摊、夜宵摊等等之类的, 并且都是月入好几万,今天又有个朋友说也要去做这个了,这行的真实状况是怎样的!如果有认识从事过这行业的,还请麻烦邀请一下! 案例: 新浪PHP程序员转行卖水果! 征途游戏程序员转行卖烧饼! 北京五道口西少爷肉夹馍! ps:麻烦名位回答的时候,不要仅说营业额一个数字,最好加上工作时间和人数等其他情况! pps: 麻烦各位不要修改话题分类了,我只是想让题目被…

  e我也来回答一下。我妈妈从我读小学就开始摆摊卖小吃,赚钱肯定是赚钱的,我考上大学和我爸查出尿毒症同时发生,我爸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镇小学老师,2006年工资还很低的,我妈硬是没有借一分钱也没有贷款,就靠小摊点也走过来了……我家是在一个属于贫困县的小县城,在指定的地方摆摊政策宽松后摊位费都不用,只要一点卫生费。而且都是我妈自己做,没有请人,所以成本基本就是卖小吃所用的原材料了。我问过妈妈,每个月纯利润有多少,她告诉我在2010年后,每个月基本都有5000到6000,这还不是县城很热闹的地段。但是摆摊很累的,因为只有摊位,每天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得搬进搬出。我妈做的是糯米做的油蛋啊,面粉做的八角酥啊之类的油炸食品。每天的流程如下^_^1.早上5点多起来生炉子,吃早饭,把头天早上准备好的东西放进箩筐里,准备一桶水,因为都要上楼梯,只能挑到摊位,需要挑两趟。如果下雨或者太阳太大,还得多扛一趟阳伞。2.在摊位摆好开始炸,大概早上8点这样,就一边炸一边卖,一直干到下午6点这些,生意好的时候连上厕所吃午饭的时间都也没有。3.晚上回家吃饭后,就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材料。油蛋需要把糯米粉白砂糖和温水用力揉到不粘手,豆沙馅不够还得炒馅。八角酥需要给红薯南瓜萝卜削皮切丁或切丝,准备面粉糊,一样样的分开拌匀。一般都要做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摆摊生意比较稳定和好的基本都是卖吃的,这种工作基本都是超长待机,妈妈端午还做过粽子卖,节前通宵都是常态了。因为她的东西都不放其他的化学添加剂,生意通常都很好,钱来的同时就是太累了,春节初二就摆摊,一年就休息7月和8月,因为太热了,生意不好。总结就是,小吃摊只要你的东西好吃,口碑好,肯定是很赚钱的,因为没有门面啊这些成本,我妈做良心食品都可以对半赚。但自己付出的努力也是巨大的。现在妈妈回去都还有人问她什么时候再回来摆摊最后,表白妈妈,你真的很伟大,爸爸尿毒症半年就过世了,都是您给我撑起了一个安稳的家。…………………我是分隔线…………………想不到点赞破2k了,谢谢大家!放一张我妈妈的照片,很恬静的美,希望下半生,有我,她不用那么辛苦……

  妈妈说我第一个答案就是写关于她的,然后就高分赞,我还是得靠她吸粉,嗯,好像是这样呢。我的内心希望能永远靠着你,做个小女孩;但现实中,我希望你能依靠我,做个老小孩(o^^o)

  很赚钱,但是也很辛苦。我爸妈之前在医药公司上班,离婚后放弃医药,妈妈跟后爸一起做烧饼。应该快十年了。

  最初的时候很不赚钱,烧饼一元一个,而且冬天需要和面两次,第一次就是凌晨3点钟,定好闹钟,起床和面,第二次就是干完一天的生意,晚上回家和面,用那种大塑料盆,一次就是一盆,我试过一次和面,累的腰酸。夏天面会发酸,需要分开和三次,就是中午12点,我妈妈独自回家和面,然后带到摊子,不然面放久了就影响口感,变酸。

  其次,烧饼摊子都会有个大炉子,那么多年,一直都是手推着,其重量可想而知,每天从家推到工地门口卖一次,然后从工地推到地铁口,还要推到学校门口一次,到了晚上收摊的时候,离家就很远了,我妈妈骑电瓶车,后爸倒坐着把摊子拉回去。这几年摊子改良了,改成电瓶三轮车,后面带个炉子,方便很多。有一次我路过小区门口,看门的保安给我说,你爸爸好辛苦的,有一天保安早上6点起床上厕所,看到我后爸推着摊子在跑,就是怕赶不上地铁的上下班时间。

  这么多年下来,我爸妈一直在跟城管打交道,甚至他们两个还教会我不少做生意,做人的道理。每次躲避城管,还有我下班的时候去帮忙收钱,我妈妈跟我说,这是从火里面掏钱。(炉子里面温度很高,烧饼的制作都是需要手伸进去贴在炉子边上,所以一般人做不了。)

  生意是越做越大的,慢慢的我看到很多回头客,来摊子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家的真好吃。慢慢的我妈妈让我教她微信收付款,周边商场竟然很多人加了我妈妈的微信,通过微信来定购,我见过最多的一次,有个永旺店主,一个人连续好几天,每天买二三十个锅盔,还有一个烧烤摊,说要长期订购我家的锅盔,八折优惠,每天50个。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有个女生经常来买锅盔,我妈妈看她非常好看,一直想让我跟她相亲,让我加她微信聊聊,后来我觉得不合适,没有加,那个女生只知道我妈妈对她好,却从来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来说利润,有个新闻说,某城市卖烧饼的大爷,xx年买了xx套房子。其实这是真的。之前卖烧饼的时候真不赚钱,一个一块钱,后来涨价两块钱,我爸妈一天能卖300个左右,也就600元收入,利润是百分之70,也就是一天大概300-400净收入。

  现在烧饼也升级了,之前只有甜咸两味。现在加入了肉馅,变成了锅盔,四种口味,每个锅盔5-8元不等,这个时候,我们才开始赚钱。利润百分之80。一天仍然卖200-300个,净利润可以1000左右,我家全年无休,一个月1.5w-2w净收入。2018过年这几天,锅盔过年期间涨价,另一方面别的摊子都过年回家了,武汉吃的特别少,我爸妈7天卖了1万元左右。

  如果没有前面十年卖烧饼的吃苦,不赚钱,我们家很难有现在的成绩,十年磨一剑,定有过人之处。很多同类小吃基本不跟我们家放一起,因为我们生意太好,他们的会卖不动。在武汉现在三环的房价都一万多,两万,我爸妈买了两套房,一套武汉盘龙城我的婚房,一套我们老家的房子,过几年老家的房子也要拆迁了,他们说再干几年,干不动了,就回家养老去。

  我在武汉医药公司上班,做了项目小经理,有时候旺季还不如他们诚诚肯肯做小吃赚的多。

  (有机会给你们拍照看看我家的钱柜,全部都是一块钱的纸币,扎成小捆,每次去银行存钱都要很久。)

  有人猜是武汉大学门口,有说硚口的,其实都不是,我们是在武汉金银潭永旺正门口,也在常青花园地铁站卖过。(挺犹豫要不要说地址的)

  我不是荆州人,评论区很多荆州老乡,谢谢你们的支持啦,我们跟荆州的老师学习的,7天学费3000好像,我也记不得了。有的朋友说也想做这行,问我们教不教,其实不是我们家不教,而是这样的学校很多,他们都是专业教学,肯定教的比我们的好,所以建议可以去找这样的专业学校学习一下。

  评论区有人说我们为什么不租个门面,其实我们租过,在常青四小区的常青中学对面,我们租了一年的门面,主要卖给学生,每次放学的时候,有很多同学来吃。但是现在这个学校改成封闭式的,不让学生出来吃饭,我们就不租门面了。我们生意如果正常营业,最近几年打算买个门面,从17年我妈妈就在挑选合适的门面了。

  有的朋友说我们并不赚钱,跟我分析了很多利弊,也有的朋友说他家那边有个卖锅盔的,开宝马车。怎么说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最起码我爸妈做这个行业很开心,自己攒点养老钱,我自己有固定工作,也不需要他们的钱,所以评论区说湖北人都是啃老族打脸不?

  还真有一个朋友去吃锅盔了,说怎么没有看到我,我真的受宠若惊,我在陕西西安出差呢,夏天回武汉。谢谢谢谢~

  再次谢谢朋友们的点赞评论,评论区我基本都回复了。有挺多武汉的兄dei去给我家捧场,我在这里也统一谢谢你们的支持了。我妈妈最近很开心,说知乎来上那么大老远过来,本打算不要钱了,但是别人都非要付钱,谢谢你们的好意了。回武汉了请你们吃饭。

  绝对挣钱,但挣得是辛苦钱。我公司在北京北二环附近,公司旁边有个买烧饼夹蛋的早点摊,只买烧饼夹蛋或者夹肠,老板是个外地50多岁的大妈,她家的烧饼太好吃了,刚出炉的什么都不夹我能吃六个,每天早晨买她家烧饼夹蛋的排大队,过的早上还有很多人到她家只买烧饼拿回家。

  我几乎天天在她家买早点,慢慢熟了也和大妈聊几句,她有两个儿子,上学学费,娶媳妇,在老家盖房子的钱都是她这早点摊赚出来的,我问她现在儿子也成家了干嘛不回家享福?她说我可舍不得!这摊子一年赚几十万呢,两儿子一年也没我挣得多!等过年回家带全家去泰国度假!说这话时我看她一脸的自豪,心中暗暗羞愧,我这做小经理一年也没大妈挣得多,人家吃得了这份苦,每天两三点起床开始准备,一直忙到傍晚,平时吃的就是自己的烧饼加上点普通的菜,一年到头,除了春节那半个月,其他时间无论寒冬酷暑每天准时出摊,以前就是大妈一人坚守着这个早点摊,从前年开始,早点摊上多了一个朴实的姑娘帮忙,一问是她的儿媳妇,从老家来京帮忙,看来这个小摊还将一直传承下去,周围的街坊邻居还能继续吃到这美味的烧饼。。

  自答。坐标唐山。我父母是做早点摊的,并且已经做了二十几年,吃饭的顾客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熟人。很多小孩都是吃着我家的早点从小学到结婚。我每次去帮忙也都是被人说,都长这么大了啊,那时候看着你就这么大点(手比着凳子那么高)呢。那时候附近有人卖饼,我父母前十几年只做一种面条,后来这几年里又多卖一样饼。我爸早上两点钟起床和面,压面条,洗菜,点炉子(我妈五点多起,我爸让她多睡会)。大概五点二十左右出门,露天的早点摊,每天都要支起来,每天都要收。一年中加上过年大概能休息个一个月左右。春秋最好天气凉快,夏天太热,我爸煮面要在炉子边烤着。冬天太冷,唐山的冬天大概再零下是几度的样子,就那么站着。一般都是九点多收摊,十点半左右能回来。回来把东西洗洗,吃个午饭我爸就要睡觉了,一直睡到下午四点,起床五点多吃饭,八点多睡觉。这就是每天的日常。挣钱吗?肯定挣钱,要不然也不能干这二十多年。我家在河南老家盖的房子,一辆哈弗H2都是他们干早点挣的。但是你愿意做吗?全年无休,住在二三十平米的出租房里。连独立的厕所和厨房都没有。我不愿意做,虽然我知道我肯定没有他们挣得多。我青春期的时候觉得我爸妈做这个挺让我说不出口的。但现在我觉得他们特别了不起。每代人都有自己致富的方式,我觉得我爸妈这代就是勤劳勇敢。

  嗯,,,说什么好呢,谢谢大家的认同和关心,地址呢我在这描述估计你们也找不到,我现在在河南上学,等我假期去唐山一定给你定位哈!到时候去我家吃!-

  截至2014年我家已经开了十几年的店了,前十年做美发,后两年卖水果。2014年不想再开店就转让出去了,接着我爸就买了辆很旧的小货车,什么赚钱卖什么,主要是水果。

  一年有两个旺季,一个是过年那一个月,家家都要备年货,一个是夏天那几个月卖西瓜。前两年一直在和城管打游击战,或者给点好处,最近一年开始在周边各个镇上卖,没有城管,居民也有足够的购买力。这方面我不是特别了解,主要就讲盈利。

  水果的利润普遍是在三分之一左右,今年过年之前一个月,我爸到处找最便宜的货源,然后以一块五左右的进价入了几千斤苹果,准备搞批发。一大袋苹果35斤,卖两块八一斤,一袋起卖,100块左右。天气好不下雨不下雪的话可以卖六七千块,利润两千多。临近过年的时候趁涨价不厉害开始往家里囤货,几千斤纯靠人力,除夕之前的两天四个人花了两个小时把最后两千斤苹果搬到小区楼下货车上,车上还有两千斤,一共四千斤。第二天卖得出奇好,一天半货全卖完,四千斤利润5000。

  前两年夏天我婶婶得了肝癌时间不多了,我堂哥在温州打工来着然后工作辞了回来呆一段时间陪他妈。他也不想闲着打算跟着我爸赚点钱,然后花点钱买了个破三轮加一个电子秤,我爸就带着他去进货卖西瓜,两个人分头卖。我爸平时晚上八点钟回来,那天堂哥十一点多才肯回来,原来他第一天就净赚七百多…打工这么多年从来没一天见这么多钱吧,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晚上没啥生意他也不肯早点回来。晚上就在我家客厅打地铺,做了半个月,赚了小一万,中间也被城管赶过,具体不清楚。

  做这行摸清了货源和规律之后是很赚钱的,不过跟大家一样,都是辛苦钱,起早贪黑不带歇的,除了下大雨没法卖的时候在家休息,也就是过年能玩两天了。我爸有时候生意好,旁边的摊贩眼红,动不动就被他们威胁不走就搞他人,在外面很不容易。

  “,由于我长期没有回国,所以对于国内的美团大众饿了吧的大战不是非常了解,但是2015年异军突起的外卖点菜网站服务,还是略有耳闻,没有想到竟然直接影响到了一个二线城市摆摊人的生活。

  表哥说,刚开始的时候,美团网找上门,说免费帮助推广炒饭业务。小夫妻一想,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答应了。而实际的情况是,当时美团网也确实贡献了几单生意,表哥表嫂觉得这个网站还是挺管用的。

  但是,没过了多久,形式就变了。 以前学生一下课,都会来摊位门前买午餐或者晚餐,现在的情况是,学生一下课,就会去校门口领外卖。大量的外卖人员如潮水一般,在校门口等学生放学,学生领着自己在网上点的外卖,就直接回学校了。

  不知道从何时起,美团网开始向每个摊位收费。收费的明目实在搞不清楚,只是知道每单会收1-2元,然后还有一些会员费,注册费,自己也不是和以前一样直接收现金了,通过美团下的单,都会把钱放在美团账户里面,通过电子账户进行结算,而这个电子账户里面的钱,感觉总是算不对。

  说到这里,稍微有一些商业意识的朋友都会明白,这是互联网对于校园们摆摊生意的一次冲击。

  ,被外卖团购网站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直接抹杀了。而其他的因素开始被放大例如:菜品,价格。

  的地摊做的不一样,或者更加好吃就能够很好的生存下去。但是,现在这个商业半径通过互联网扩大到了“

  对于广大的食客来说,这是个好事,有了更多的选择,商家优惠的力度更大,菜品质量也会提高;

  对于正规的餐饮店来说,互联网是一个利器,看如何利用,可能会“伤了自己”,也可能会“披荆斩棘”更上一层;

  一早醒来,发现赞已破百,真心感谢各位的支持。想我在酒店板块,每日耕耘,至今的点赞数也仅寥寥。

  江湖上,摆地摊的暴富神话不绝于耳,难道只是路人艳羡后的盲目猜测?还是这些“富”了的小老板们的自我宣传。 别人我不太知道,但是我从我表哥一家的案例,倒是可以窥知一二。

  话说,表哥赚钱之后(相对于以前在大学食堂每月1500的工资),就给家里买了房子(是我另外一位姨娘转手给他的,半卖半送。)整个人都精神了,有自信了。以前一大家子里,就数他们这房收入比较差,但是自大做了生意以后,他们开始主动的“显示”自己的财富(我想这可能是出于其多年的压抑之后,他的一种反击)。这种心理非常微妙,但也无置可否,我们都很理解他,人之常情么。

  表哥表嫂姨娘回老家的时候,特地给姨娘打了金耳环,带了金手镯。回到老家以后,姨娘常常有意无意的说起他的儿子在城里做生意,赚了钱,每年能够落十几二十万。(这个时候,所有的收入都算在了表哥的头上,嫂子和姨娘其实都没有工资,每天就是吃点摊子上的东西过日子。)写到这里,相信大家都能够脑补到,当同乡们听到这个数字以后的心理躁动和渴望。 于是今年,听家里人说,老家的几个远方亲戚也都准备来这里做地摊,希望表哥帮衬一二。

  做地摊的人,大多来自农村,文化水平较低,在进入这个行业,得到一笔财富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心理,希望得到周围别人的认可,这和大多数人在成功之后希望跟别人分享的心情一样。 他们不会计算什么叫做隐形付出,什么叫做 “闷声发大财”, 很多时候他们反而会带着跟多的“小伙伴们”,进入这个行业。这种现象,产生那样暴富的传言,也不足为奇了。

  表哥和表嫂属于进城务工人员,一开始在大学食堂工作,后来机缘巧合进入“黑暗料理”界。由于我们关系很好,所以我比较了解他们的业务模式。

  大学周边,主要客户群就是大学生们,夜里面就是卖给网吧的包夜的小伙伴们。(此处已修改)

  由于属于“流动大军”,一直被城管“追缉”,后来时间长了,和地头方面混的比较熟以后,每年“上贡”2W,获得了固定摊位。(有些摊位会和一些店铺签订协议,每月交一些管理费,租用店面前的空位。)

  一开始,家里做早市和晚市。早上四点多必须起床,因为需要蒸包子,做早市的准备。因为要炸油条,夜里必须起床发面,

  。早上6点出摊,早上10点半收摊,回家以后可以睡到下午,然后还要去菜场进货,为晚上的炒饭做准备(烧饭,剁菜,洗菜)。后来实在扛不住了,就放弃了早市,改做中午和晚上两顿,但也是辛苦非常。

  一直都有很多传言说,这些生意非常赚钱,几年买房,几年买车。我想说的是,这个行业相对于这些城市打工者收入来说,的确是赚钱的,但是

  而且简单的把账单细分下来看,其实收入和付出也不一定能够成正比。家里这个小摊子,表哥和表嫂加上姨娘,一共三个人,划下来,

  ,这个收入水平,在社会上来说,只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更加重要的是,这个收入很不稳定,基本年年都要看政策,说不定哪天城管大军就直接把家伙就端了。(还有一段时间传言,提供主要客源的那个大学,居然要把这个校区卖了,搬到郊区去了。)这样的生意,是很难看到前途的,最好的结局就是存一笔钱,然后盘一家店,做正经生意去,但是知易行难。所以基本就是做一天看一天的节奏。

  姨妈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了,都是由于劳累过度,胆囊出了问题。由于属于进城务工人员,前几年都没有医保,身体出了问题都是自己负责。个人也没啥 意识去买保险。 作为一个淳朴的农村女性,她一心想帮儿子打理事业,即使手术后医生嘱咐不要过度劳累,她也还是继续每天起早贪黑的给儿子媳妇打下手,就为了省一点人工费,也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在白吃白住。

  嫂子也由于劳累过度,做了手术。表哥的衰老程度,也是基本可以用肉眼看得出来的。

  也会有一些突发性的事件,比如和另外的炒饭摊子为了抢生意发生身体冲突。别的摊子雇佣社会闲散人士(多为老乡),打砸我们的摊子,表哥头上缝了5针。

  所以我真心觉得,世上什么都是有价值的,任何生意,总的来说都是等价交换的。不要只看到隔壁的农民小伙,做了生意,买房买车,其实背后他们交换了很多外人看不到的。

  早市,夜市这样的生意,对于本来收入就不是很高的进城务工人员来说,算是一个很好的工作。但是,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现拥有一份稳定收入的广大在职员工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容易玩得转的。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 北大那个卖粉丝发大财的,我觉得,那也是人家苦出来的,同时,开始的基础也不同,对于大部分摆摊的人来说,本身就没有什么钱,根本不敢雇人,也从没敢想过搞连锁。所以对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我想说,三思而行吧。

  我爸妈就是摆地摊的,并且不是在大城市,就是小乡镇上那种。算下来,他们已经摆了10多年的地摊了,并且他们的地摊生意应该算是我们镇上所有摆地摊做生意的这些人里最好的。

  有人管他们叫地摊王,也曾经有乡里人看到我家盖房子,买车的时候,说我家的钱是偷偷拿白粉赚来的,想来也是有点哭笑不得。

  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开那种小货车给人拉货,我妈街边卖点凉面什么的,维持基本生计。后来我爸好赌,输光了家里仅有的3万多存款,还欠了一万多。我妈本来想和我爸离婚,但是考虑到我还正在上学,实在不忍,所以原谅了我爸,决定跟他一起还债。可能有人觉得一万多的债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农村的家庭,十几年前,确实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这个钱是赌债,是叫我妈很寒心的。

  家里当时分文没有,我那年刚好上初中,上学的学费是我妈去跟我外婆家借的钱。我外婆看不下去,多余给了我妈900块。后来我妈就拿着我外婆多余的这900块,开始摆地摊。

  我爸的小货车还在,本来想3000块卖了,但是我妈说不卖,用这辆小货车来做生意吧。因为在乡镇上是一个星期只有一天赶集,每个乡镇赶集的时间不一样,比如我们镇是星期天,隔壁镇就是星期一这样子,所以他们就每周到不同的乡镇上去赶集摆摊,这样子生意就会好很多。

  他们也不会做吃的,也不会啥手艺,我妈说,也不想折腾那些很累很重的东西,就去倒腾点卫生纸来卖吧。这玩意轻点,搬起来也不那么费力,咱比别人家少卖一两块就行了,慢慢的总会好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一天可以卖300多块钱,利润有90块左右吧。那么一算下来,一个月能有2700块左右的利润,他们都很高兴。因为那时候一个老师的月工资大概就是一个月1200块左右吧,也就是我爸妈个人收入已经赶上一个拿工资的老师了,他们当然很开心。当然,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社会保险,性价比,投入,福利,假期等等这些,别说他们自己不会考虑,就是你跟他们说他们也不太懂这些。他们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活比那些工地上搬砖的轻松很多,而且只要你每天都去,就能赚到一点钱,旱涝保收,也能赶上一个上班的职工,他们觉得很满意。

  所以我看到这个问题下有很多人,不断的去讨论性价比,辛苦程度等等这些,我想说的是,没有什么是不辛苦的,在乎你自己怎么看而已。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不要介意别人怎么看吧,我妈常常跟我说,她自己是小学没毕业,我爸是初中没毕业,有很多字都不认得,个子也不大,力气也没多少,能摆点地摊,收入也还可以,已经很知足了。

  每天300-500的销售额维持了大概一年的时间,县城里的那些批发商也熟悉我爸妈了,渐渐的敢赊欠一些货给他们,他们也就把地摊的规模搞得丰富了很多,洗发水、洗衣粉、卫生巾、香皂、牙刷之类的都去倒腾一些来卖,生意也渐渐好了一起来,从每天300-500,到后来慢慢的一天能卖1000-2000,到现在的每天基本都能卖3000左右,利润算下来,我爸妈都是单月收入破万的人了。

  攒了这么些年,他们先后靠着摆地摊,在镇上盖了一套三层的房子,每层216平米。花了60多万,又买了两个货车,花了15六万,房子刚刚盖起来的时候,有镇上的人说我家的钱是悄悄的拿白粉赚来的,因为就是那些两口子都拿高工资的人,让他们拿60万出来,在我们这种小镇上,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就看到我爸妈摆一个20平米不到的地摊,居然能赚那么多,他们也是很难以置信的。

  但是我知道,这都是他们辛苦和勤劳赚回来的。那时候乡镇上很多地方还没有铺那种油泼路,很多镇上的集贸市场还是稀泥,特别难摆,而且出去摆摊,春天到处刮风,有时候能把摊子给你掀飞起来,而且尘土满天飞,夏天酷热难挡,皮肤都给你全晒黑了,而且动不动下点雨,你都没地方躲,还得忙着把摊子盖起来,别被淋湿了,秋天温差大,秋风也大,在露天摆摊不仅灰尘漫天飞,皮肤也特别容易老,冬天在外面,冷的直哆嗦。

  所以说辛苦不辛苦,那自然是很辛苦的,以前我小时候,放寒暑假的时间,就会跟他们一起出去敢集,我妈说,一来可以帮点小忙,尤其是春节过年那段时间,生意特别好,另外也是希望我知道赚钱不容易,希望我珍惜未来的生活,懂得勤俭节约。

  我一直觉得我妈虽然没啥文化,但是说话颇有一些哲学范,我家也都是我妈在撑着,所以我很感谢她,也觉得我妈很了不起。之所以回答这个问题,也是想感谢一些我爸妈这几年的辛苦付出。

  也有人从工作的性价比,付出回报,身体劳累等隐性付出,去告诫大学生这个东西做不了,是傻逼行为。

  我觉得大家都分析的好有道理。可是事实上,我除了在新闻上看到他们讽刺的那些现象,在现实生活里,我并没有看到那么多如知乎网友说的那么傻逼的大学生。可能我的大学朋友圈太窄了吧。

  仅仅是因为看了篇鸡汤文就去摆地摊的大学生,到目前为止我身边是没看见过的,但是我有看到部分大学生确实去摆地摊了,这里面好几个都是大学的时候用摆地摊来练手,也赚了点钱,毕业后不太想上班,就倒腾地摊生意起步,但是他们并不会把摆地摊当做目标,而是把摆地摊当成实现目标的一个手段,这里面基本都是摆了一小段时间的地摊,最常不过两年,然后攒到点钱就开店,开完以后又开始尝试更有可能的小项目,一步步走着人家的路。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这样子不好,这些人和我爸妈不一样,我爸妈这辈子也只能摆地摊了,毕竟一个小学毕业,一个初中毕业,能有这样的成绩,我为他们自豪。

  但是很多摆地摊的大学生,基本都是把地摊当成一个过渡的手段,或是积累经验,或是攒点小钱,他们的未来不会是一直摆地摊,别太把大学生当傻逼,那些时间成本,隐性成本,天花板等等,别以为人家真的傻逼垃圾的都不知道,他们很多人之所以还是愿意以大学生的身份去摆地摊,不是说不怕丢人,而是希望将来不仅仅只是摆地摊,他们之中或许有人会失败,会受到嘲笑,结果会比上班的还差,但是他们努力去尝试未来的可能性,不介意从摆地摊这种容易受人白眼的工作做起,只不过是愿意承担更大的风险,去博一个更好的未来而已,就算失败了,也不应该受到嘲讽和耻笑。

  不管在哪个行业,做什么工作,你要突破的天花板始终是你自己,没有哪个大学生愿意一辈子摆地摊,

  但是那些愿意从摆地摊开始去规划未来的人,就算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也一样很尊重他们。

  我研究生快毕业那时候,因为准备找工作关注很多这方面的信息,经常在网络上看到有人酸,说自己找了个XX工作还没公司楼下卖煎饼果子的多。我觉得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就专门去小区门口跟卖煎饼果子的大妈聊了聊天。

  那个时候(三年前)我家小区煎饼果子卖3.5一个,自己带鸡蛋3元,据大妈的说法,一个月收入在三四万左右。但是这些收入要刨去成本,大概1-2万元左右(我自己的估计)。但是,但是,那些做办公室养尊处优的白领们绝不会想到这些“附加成本”:比如每个月固定要交给街道的5000元“占道经营费”,还要交给什么别的地方“卫生管理费”,具体名字跟数额我记不太清了,城管要收费,卫生局要收费,到后来小区物业还要收费,不然不让你摆摊。这边五百,那边八百,雁过拔毛,一个月也就小一万下去了。

  大妈说现在也是治安清平了一些,大概十多年前她跟她老公在街边做羊肉串生意,每个月都要给当地黑社会交保护费,而且这个保护费交了也没用,日常会遇到各路小流氓的勒索,否则就掀你的摊子。后来大妈老公因为车祸伤了腿,自己一个人开始卖煎饼了。我大概估算了一下,七七八八的费用抛出去了,大妈一个月收入大概在6000—10000左右,这在一个三线省会城市也算是非常可观了。

  但是,那群小白领别看嘴上酸,你让他们真去卖煎饼打死他们也不会去,因为觉得丢人。他们更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是,不管是“摊煎饼”还是“麻辣烫”,是一件多么辛苦的工作。大妈跟我说,她每天早晨不到四点就起床,五点钟就要出摊——这个点就开始有生意了。她老公因为不出摊,起得更早,帮她准备摊煎饼的面糊。她一开始还是中午就收摊,后来发现晚上买煎饼的人也很多,于是干到八点左右,春夏秋冬风雨无阻。每天十五六个小时,就是小白领两天的工作时间,所以真要算时薪的话,大妈收入基本跟办公室白领持平(说道时薪这个话题,好多互联网公司工资高,还不是加班加出来的么,市场经济,劳动收益率也就是可变资本永远是趋于平均的)。人家一个月卖煎饼收入三四万,意味着就是一个月摊一万多个煎饼,平均一天350个起,吃不了这个辛苦也就别酸人家挣这个钱。

  我爸妈,做早餐,从96年到现在18年,原先每个月有1000多盈余就很不错了,现在每个月将近一万。

  经常冬天的时候会请一个阿姨洗碗,平时都是他们两个人做。我爸爸负责做小笼包,我妈妈掌勺,就是拌面扁肉之类的。

  他们98年开始在火车站附近开的这家店,隔壁几家开开关关的,只有他们守了这么多年。

  功劳在我妈,她几乎不出店门,下午基本没人,她为了多做几十块钱生意,她就守一天。每天的营业额大概500-600,冬天偶尔会到800-900,利润300以上。店租450一个月。相当相当便宜,20年前的店租200一个月,房东大概有6个店面,但是这条街道,因为火车站重心转移,越来越萧条,还有三个店面常年闲置。

  我爸爸,每天早上九点之后,去市场买菜,买材料,回来就开始打牌,酒友还特别多,一条街能喝几口的,都和他称兄道弟,所以我妈还包括两三天就要收拾一大桌子饭菜。

  不是没有人劝过他们去市中心开店,但是,早年我和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一家人的所有生活来源都靠这家店,赌不起。

  等到我们毕业,他们也老了,一直劝他们回老家,我妈妈不愿意,她年轻时跟着我爸,过怕了朝不保夕的日子,去年我弟弟叫她回去带孙女,她说不如我给你们请个保姆吧?

  昨天一下午都在纠结要不要说地址,在我考虑要不要潜的时候我大宇哥特别认真的普及这看着让人头疼的区别,还特别认真的给我家打广告,不慎惶恐不慎惶恐。

  还有好多求地址的,真的不忍心不告诉你们,不过记得去了和我妈说是知乎上来的,然后悄悄的啥也别说,千万别烦,让我爸给你们炒一碗当地标配。对!少说话,低头吃。

  我家的店在春蕾路73号来着好像(店名文文碗秃),吓得我赶紧看了看淘宝收货地址,距离著名的亲疙瘩也就二三十米哇。

  另外很荣幸充当各位的平遥旅游顾问,不过有很多我也不太懂的给你解决不了就很抱歉啦。

  我记得我小学六年级我妈开始出去练摊,那时候和一个伯伯学了做凉粉,我妈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出去了摆摊了。我妈没什么文化,但是看准了做食品是绝对不会赔钱的。就拉我爸下水,让我爸开始炒碗秃。碗秃长这个样子

  (碗秃是一种我们当地的特色小吃,但是很多当地人都把它当早饭或者中饭来吃。)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摆地摊,我妈我爸试吃了平遥大街小巷的碗秃摊(对,我就是平遥的)。找准一家味道最不好的,在他跟前就开始摆摊了。刚开始的时候一天也就能卖不到十碗,我爸说一天最少挣过二十块钱,那会我开始上初中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爸我妈能有一个小门面。冬天早上五六点出摊真的是太冷了,我爸说有一天早晨他把脚放在炉子上烤袜子都着了他也没有发现,冻到那种地步。

  后来生意慢慢变好了,我爸的手艺也越来越棒了,我爸脑子好使,干啥都动脑子,就吃我们那儿口味好的几家,自己在那儿研究。查缺补漏。我反正寒暑假回去每天必吃我爸的碗秃,吃不腻的。

  生意是在我上了高中开始变好的,现在来我家吃的都是些老顾客了,很少有外地人。

  从初中我和我弟就开始给我家摊帮忙了,刷碗,收拾。去我家吃饭的人都说我两很懂事。

  高中的时候城管管的很严,我妈就在附近租了门面,房东看到我家生意很好,门面每年都涨价。

  最近回去他们总说干不动就回老家休息了。我两上大学,家里的经济负担也很重,舍不得放下一大笔钱。

  我对钱一直不太敏感,只知道近两年一天最差流水也有七百多,利润的线%差不多,正月的生意最好,每天流水都在上千。我爸我妈两个人一个月1W多吧,在我们那个小城市也算很不错了。

  我的朋友同学们也很喜欢吃我家的碗秃。我放假回去都会邀请他们去我家吃,不要钱哈哈哈。所以她们都不好意思经常去,所以我计划告诉我妈收钱,一定要收她们的钱。

  从村里到平遥县城里的时候,我家除了老家的房子什么都没有,现在我爸我妈整了一套90多平的楼房,还外带供我两大学生。多辛苦我和我弟是知道的,所以刚上大学那会特别想挣钱,发过传单,进过饭店,也去过辅导班。到现在我就想能顺顺利利考上研究生给我妈争口气。毕竟我的高考实在惨不忍睹。

  好像有点跑题,只是觉得爸妈的辛苦我看在眼里。看了好多知乎回答很有共鸣。就写一写。

  诚惶诚恐这么多赞,我就来回应一下人工问题。首先答主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大二在读,不会不知道要计算人工的事情。如果你们一家子一起姐弟俩或者兄妹开店的都知道,大家都不计较太多,小孩子在家了就拉来帮忙。再加上我舅舅是家中独子吧,又有两个儿子,一直被惯的不像样子,加之我弟弟即姥姥的孙子也被惯的不像样子。不能提人工的事情,提了就翻脸。这里突然想插一件事儿。

  我舅的大儿子今年三年级,学习极其不好,寒假在学弹吉他,有次我开玩笑的问我舅是不是让他学会了以后好撩妹,我舅说是啊,学习不好总得有个撩妹技巧吧,从现在开始培养培养。我弟弟学习是真的不好,有次小姨让我弟在店里帮忙看一会儿店(我妹,小姨的女儿也在),她出去附近送个货,我弟拒绝了,并说出他要回家好好学习,他不是在这儿卖菜的。我小姨当时就很生气,因为我妹也一天天的在帮忙,耽误了很多学习时间。等我舅回来就和我舅直接挑明了说,她可以是纯义务帮忙来的。但我妹耽误了学习时间,她也不是个卖菜的也是学生,和你家儿子一样要学习。两个人争执了一番,最终给我妹了五百元的酬劳我弟二百,由于我是全天都在给了一千。如果各位大佬真的算人工的话,我可能出去实习,一个月也可以一千左右,不用风吹日晒,不用沿街叫卖。所以说不是我不想算人工是因为根本算不了。打断骨头连着筋,血缘关系在那里放着真的不可能像真正的雇佣关系。所以啊,以后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千万不要用人情世故太麻烦。顺道说一嘴,我在看店的空隙还要给弟弟妹妹讲她们下学期的新课。而我下学期的概率论买回来一眼还没看。

  ―――――――自动分割线――――――――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赞,知乎小透明着实被吓到了啊。先主要说一下吆喝的问题,我也知道用喇叭省力气,可是城管不让啊,我有什么办法。还有关于炸锅的问题,麻花机是半自动化吧,面和好放进去自己卷成麻花,一大一小两个麻花机,两个炸锅。麻叶是纯人工翻的,都是家里弟弟妹妹们翻的,一坐就在那里坐好久。对了,还有说成本的问题,说不算人工都叫耍流氓。其实真的是一家人也不太好意思分的太清,大家都在干,真的没办法算。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但是实际中真的很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跟着去了一个星期的早市,就在春节前一周,一个早上,从大概八点一刻到地方一直卖到早市十一点结束,最低收入九百多,最高收入一千三,当然因为逛早市的大多是老年人扫微信的不多所以不计入。麻花十块钱一斤买一斤送半斤,也就是十块钱一斤半,因为是临近春节所以又加卖了麻叶。每天她们那群小孩儿的任务就是翻面,翻好了大人那去炸。麻叶卖十块一斤。早市结束后马不停蹄的回到店里吃饭,之后就去附近的州县上去继续赶集。一个下午一般也可以挣小一千,哪一天突破一千就膨胀一下,晚上去吃个羊伐子。有天不知为何州县上城管通知第二天不让来了,这个集取消了。那一天卖的很疯狂,我们带去的货只剩半箱麻花,不卖完回家是因为我和顾客吵起来了,可能是我脾气当时一下子上来了吧,最后在车上点账的时候发现一下午挣了一千五,瞬时膨胀,打开蓝牙high了一路。麻花买一斤送半斤,折合下来一斤大概6.6,因为太过于酥脆会有一些碰掉下来的残次品,有时候买一件送一斤或者十块钱三斤给处理掉。当然还往外批发,批发大概是一斤5.5,而一斤麻花的成本是勉强将近3.5。他真的挺挣钱的,但是也是真的不容易。负责炸麻花炸麻叶的有时候要干到晚上一两点,而我这个只负责卖的有时候晚上回去还要帮忙翻面。每天都是七点一刻起,七点四十左右下楼,开车去早市。每天晚上我也一般都是十一点半左右回。早市和赶集可能不同与一般麻花小店,一般小店你可能只需要做好,然后卖就行,自会有顾客上门。早市和赶集要不停的吆喝,毕竟麻花不是必需品,有可能没打算买麻花听你一吆喝就买点儿尝尝呢。所以放下面子肯去吆喝也不太容易。西宁的早晨很冷,一般都是零下十几度,我穿一个羽绒服再套一个大棉袄,两层保暖裤大棉鞋,可依旧冷。因为一直在外面跑很少喝热水,甚至很少喝水,嘴唇开始干裂。润唇膏上全是嘴唇上口子喇的印子。一直户外活动,风吹日晒皮肤不忍直视。晚上有时候回家累的只想睡觉不想洗漱。当然也有收入不好的时候,比如有天下午,一共收入了二百七十元。刨去油钱成本也挣不了多少。而且所有的都没有人工费,翻麻叶的是我姥姥带着我舅我三姨我小姨的孩子干的。小姨炸土豆片,我妈蒸馍,三姨和我爸炸麻花,全家齐上阵。我们的成本就只有油和面。听旁边一个卖菜的阿姨讲,她们也是一大家一块儿干,早市上一天大概可以挣四五千吧,下午分批,有人看店有人跑州县。那个阿姨我见她的时候她眼眶充血,嘴唇干裂,脱下手套的手根本不能看,全是口子和菜根上的泥土。其实早餐更累,每天早上都有三点起来和面蒸包子煮粥什么的。算下来一般都是卖一个挣一个,可能会有人说暴利行业,翻倍挣。但挣的真真正正的是辛苦钱。我就是一个全天打杂的,跟着去早市赶集什么的也不卸货什么的,主要就负责吆喝和收钱。包装称重什么的都是我舅干。刚开始我干的时候没经验,戴手套找钱太麻烦就没戴,冬天皮肤脆,再加上风吹,我的手很快就开始粗糙,开裂,甚至有轻微冻了的痕迹。后来自己想办法带一次性手套,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戳破手套到外面来。虽然取下手套时手是那种在水里泡久的那种颜色,但是至少他不被风吹了。就是右手那两个手指开始开裂,到现在我的两只手指依旧没好。说挣钱是真的,但是是真的累,不是一般人忍受的了的。所以既然吃不了苦就不要酸人家挣钱。收获和付出不一定完全匹配,但是付出的多,收获就不会少。

  辞职后我就开始地摊生涯,说下亲身体验吧,首先选对产品针对好人群是首要的,摸索时期做过童鞋,每天营业额1000+,后来意识到童鞋容易断码存货较大,改做儿童玩具,不过一天也就做三四百,走不了量所以货清完也就换了产品,机缘巧合进了一批牛仔裤,性价比很高每天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着抢购,我要做的事就是收钱,注意不要被人偷裤子,那每天3000+的进账,最欢乐的事就是回家把票子一把一把抓出来数的感觉 就这个feel倍儿爽$_$

  看了以上数字觉得还不错吧?嗯,那我跟你说说数字背后的辛酸,我就一姑娘家没有帮手,租的房子在4楼一室一厅,又当仓库又住人,每天三点开始理货到摆摊好五点,其实我住的地方到夜市走路也就五分钟,我理货完要一编织袋一编织袋的一个人把货拖下楼绑上电瓶车,然后还有货架,帐篷,照明设备。。。。。就跟蚂蚁搬家一样来回跑十来趟才能把东西运到楼下,然后分三四趟弄到夜市去,晚上十点我就准时收摊,因为我收拾完这些再扛回家也就十二点多了,夏天那汗就跟着下巴流,连内裤都湿的

  但是最欣慰的是看着银行卡的数字一点一点增加就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而且问心无愧!

  我个人知乎最高赞的那篇文章是关于食品安全的,提醒大家不要吃路边的假羊肉串。某年春节,我去那里摆摊,用真肉串不敌旁边摊贩的假羊肉串,人家一天的营业额可以上万,一元一串的羊肉串纯利润在五毛以上,春节期间,利润平均五千元。

  在那个时候,隔壁的那个摊贩,我对他的收入,是又恨又嫉妒,因为当时觉得他真能赚钱。

  今年除夕夜的晚上,我又去那个庙会了,我又看见了他,当年他22岁,今年他跟我一样大了。

  那一天,算上铁板鱿鱼,他纯利润达到了6000元以上,从早上八点卖到了凌晨一点。

  平日里,他这个摊位能挣个两三万元一月,节假日,收入会翻倍,尤其是春节期间,腊月二十三至元宵节,保底十万块钱是有的,他三个摊位,一年下来,四五十万。(还有他老婆和他请的工人)

  换做是当年那个他隔壁摆摊的,眼睁睁看着客人跑向他摊位上的那个青涩少年的我的话,对这个人,我会特别羡慕。

  我隔壁的这个男孩子,初中毕业,参军入伍,退伍不知道做什么,在工厂上了两年班,感觉没什么前途,就来到这个刚刚修建的景区租下了一个摊位开始卖假肉串。

  这一卖,就是好几年,在这些日子里,他几乎没有外界信息的人流入,除了机械地加工假羊肉串,他并没有机会关心、参与到广阔的经济建设之中。

  为什么我不羡慕,如果我当年卖假肉串了,感觉赚钱了,可能就一直卖着假肉串,直到今天了。

  他挣四五十万一年,我搞个二三十万也是有可能的,在我们那个县城,一年二三十万,很容易让你不思进取,安于现状,如果是这样,我再也看不到更大的世界了。

  下面我们来说说夜宵摊、小吃摊有多赚钱吧,我先说我了解到的赚钱的烧烤摊。

  我认识的、知道的最猛的烧烤摊(不是店面)利润,一个月达到十万以上,是两夫妻。

  他俩是我在深圳做夜场的时候认识的,就在龙岗,晚上九点多趁城管下班了骑着三轮车出来卖,我经常去他家聊天,所以对他们的利润很了解,每天三四千的利润平平常常、普普通通。

  利用饿了么和美团,他这个摊位,一个月的利润有三万元以上,只卖四种产品,很有特色。

  这是几个外地崽儿来重庆搞的,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好几万元,注意是一天,不是一个月,利润至少对半。

  好景不长,城管取缔了这条街的占道经营,他们没能继续摆摊,选了个门面,现在一天的营业额稳定在万元以上,但同时,成本和开支更大了。

  上面说的是赚钱的,还有很多人由于选址不对,产品不对,经营不对而亏损的摊位。

  我的其中一个亲戚,投入了一万多元搞了一个夜宵炒米粉摊,由于恰逢那座城市城管严打,最后新买来的设备二手处理了,亏了几大千。

  新闻报道出来的,大家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被幸存者偏差迷惑了,不要冲动,不要激动,不要毫不犹豫投入到别人看似赚钱而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赚钱。

  3:相对自由,没啥上下级管理体制,自己管自己,想出摊就出摊,但是生意好了,你不想出摊都不行

  对于欠债的或者没什么资本做生意的朋友们来说,又或者是对于那种想去锻炼一下吃苦耐劳、打磨面子观念的朋友来说,摆摊,是可取的。

  有很多是跑路的三和大神(欠债者),他们在这里卖土豆、卖炒米粉、卖烧烤、卖盒饭,一天收入个四五百也是常有的事儿。

  对于这些人来说,正常工作不好干,做生意也没有启动资金,花点小钱摆摊,多吃点苦,积累第一桶金,快速攒够钱还债,是可以的。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摆摊当作一种跳板,快速积攒资金的跳板,是可以的。

  不可否认,下岗再就业的各种摊位,养活了很多人,让很多人有了自己的经济收入。

  我个人不反对摆摊,甚至是支持适合摆摊的朋友们去摆摊,但是同时建议摆摊的朋友们在忙着手里的事儿的时候,多看看其他行业的信息,了解摊位以外的世界,不然真的出不来。

  准备摆摊的朋友们,选好地址了吗?看好项目了吗?准备好了的话,出发吧,别怕,就是干。

  摆摊切忌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最开始生意有可能很差,很多现在生意好的摊位,并不是一出来就是好生意,都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

  回到开头的那个卖假冒羊肉串的青年那里,除夕夜,再次重逢当年把我摆摊梦击碎的“对手”,我对他,不再是嫉妒,而是感谢。

  遇到他之后,我发现自己没有他刻苦,没有他那么能坚持日复一日专注于假羊肉串身上。

  如果不是他的“打击”,今年除夕夜,我也不是那个广场上放飞梦想的有志青年了,而是一个卖假羊肉串的烧烤青年了吧。

  说弄就弄,马上联系一个会烧烤的朋友一起弄。他技术入股,一切硬件都是我的,利润对半分。

  碗筷桌子、炉子灶具、冰箱冷柜等一切硬件按十桌的量全部采购好,一共花了5000元。

  4、炒面8块钱一份。10块钱的面,4块钱的豆芽,外加几斤鸡蛋。我最少炒20盘。

  我还有个任务就是陪熟客喝酒,每天除了做饭就是喝。喝的球胡麻擦的,做出来都是黯然销魂饭。好在客人也喝的不少,吃不出好坏。

  哥们出来前也是国内百强企业大集团公司的白领精英。挣得不多,但是体面。衬衫领带,西裤皮鞋,独立办公中央空调,谁见了也得喊声X主管好,精干的小伙哪个姑娘都爱见!现在一身烤脂肪肾的味道,姑娘见我就差说:“滚滚滚!”

  干夜市早点什么的收入过万真是小事。但是我不稀罕,挣钱的渠道多,我不喜欢这种。我现在又继续上班,继续当我的小白领。挣多挣少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自信的感觉又回来了,重要的是我的打交道的人又是政府官员,央企老总,公司领导了。不再是那些点上一盘花毛一体两瓶啤酒给你讲人生的“圣人”了!这比挣几万辛苦钱有意义的多!

  我妈妈做餐饮方面做了蛮多年了,家里蛮多亲友也在我们四线小城做这个行业,从夜市大排档到中型饭店,再或者酒店,火锅,烧烤,所以基本上本地跟餐饮有关的各种信息都了解。比如前两天过年在CBD看电影,看见一牌子蛮有诗意,回家跟我妈提了一嘴,我妈说那是我哥开的,第二天我哥就打来电话叫过去吃饭。经常有这种奇遇,也是非常神奇了。

  流水算完我们再来看下成本。小城居民对吃是比较讲究的,你糊弄顾客,钱就来糊弄你,所以地沟油这些是不存在的,露天的食材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但是因为几乎没有房租,最多一间门面,对于餐饮业来说,除去食材,房租和人工是大头,动辄几万几十万,像我妈妈之前的大厨,自己出来做,为了省人工费自己还做大厨炒菜,一个月省5000没跑,不算自己做,对食材比较精细,不浪费食物,老婆收钱,又省了一个收银员和服务生,菜自己采购,一个月小2万省下。

  除去北方一年4个月几乎没有生意,按60万月流水,60*8*0.4=192,对于北方大多数规模可能没有那么大,一晚10-20桌来看,一年最起码几十万还是有的。

  所以夜宵赚钱与否,一看位置,二看规模,三看经营,对于大多数中等规模的店来说,一年几十万还是ok的。但不管是夜市还是早餐,说白了就是在透支身体,几年做下来5,6点睡,10点起床采买,晚上5点开市准备开市,中间时间也不休息,对身体损耗极大。


Pokerkingking